当前位置:辽宁彩票网 > 互联网 > 正文

抱怨着“用望远镜也看不到第二名

未知 2019-03-25 17:44

  都说“马行软地易失蹄,人贪安逸易失志”,没人觉得消隐7年,向来以金边眼镜,儒雅气示人的硬核精英梁建章归来携程能有什么不同。但这七年,梁建章表面安逸,武功却没有荒废,就像一个武林高手闭关七年,一出手就要技惊四座。

  为了把这些可能引起广泛关注的大V吐槽封杀在摇篮中,携程今年增加了集团市场公关部门的预算,希望通过加大相应投入,尽力阻止负面舆论事件发生。携程公关部门还组建了专门的小组用以监控大V舆情,以期将类似韩雪、王志安等名人炮轰事件提前扼杀在萌芽状态。

  第二招是准,梁建章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到了新时代。“鼠标+水泥”是必要变成“拇指+水泥”。移动端是一盘大旗,关乎未来的生死。

  OTA大战让本来安逸的携程付出巨大的亏损为代价,但是所有人都看到了梁建章和携程恐怖的支配力,携程也只有搭配上梁建章才能进化成完全体。

  结果梁建章诚意十足:“你们门票做的不错,团队也确实也很有战斗力,这样吧你让我们投资你,这个仗我们不打了,景区你们做,酒店你给我们做”。

  嗅到新机会的人在拼尽全力跑马圈地,互联网技术灌溉了诸多的可能,平静的土地上生长出了新野心。

  北京维景国际大酒店,崔广福和吴志祥进行了长达16小时的谈判,初步达成合作意向。

  他甩手把携程的CEO甩给范敏,自己到斯坦福的象牙塔里面深造,着眼经济学,他觉得这门学科对研究经济趋势和管理很有帮助,每天4点钟下课回家,再给上小学的儿子辅导功课,好爸爸的时光当真安逸。

  2014年4月18日下午,在北京周庄,艺龙刚和同程刚把歃血为盟的仪式做完,吴志祥就接到了一个来自携程高层的电话,电话那头说,特别想跟他谈一谈。

  2014年3月28日,被携程打得找不着北的天涯沦落人崔广福和吴志祥,在北京有了一次秘密会晤。崔试探性地问:“我们要不要合作?”吴随即答曰:“再不合作就要活不下去了,可以呀,合作。”

  但这两样,携程怕是都没有,所以梁博士要么彻底放手,要么依旧扛其于肩,互联网永无一世避风港,携程总有新的挑战者。

  但这个台阶携程和梁建章没有下,一如往常,携程仅仅公布了一份事件的调查报告做说明,没有道歉,千疮百孔的口碑,哪在乎再多出一个洞。

  所以你看梁建章除了逼不得已,很少回应携程的争论,他以人口经济学家身份出现,出口必谈人口学,少谈或不谈携程,人口问题成了他最好的挡箭牌。

  但他忘了,这副虚假的繁荣,在他说出用望远镜都望不到对手的时候,便悄悄在所有携程人心里生了根。不作为的携程在后起者看来老而无力,占着巨大的市场,人人皆想分食。那画面像极了杜甫的诗,“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”、“公然抱茅入竹去”:

  2016年底,战事初步平息。梁建章选择孙洁接棒时目的很明显,孙洁的任务就是“把盘子守好、保持股价”。此刻的梁建章似乎又找到了2007年的感觉,一览众山小。

  携程这只沉睡的巨人,被叫醒的临界点在2012年。彼时,艺龙的订单速度已经连续七个季度领先携程。2012年初,梁建章接到老朋友的电话,这位老朋友定了对手家的机票。“真的比你们便宜啊,而且服务也好。”

  这无异于踢了老虎的屁股,熟知王志安的人都知道,这位号称“东半球最好的调查记者”最喜欢的就是在微博上互撕和曝光各种黑料。王局一怒,不仅要“抽携程的脸”还要“踢他们的屁股”,在自己的微博上号召“趁还没有被坑死,赶紧卸载携程吧!”

  艺龙北京公司的人频频被携程高薪挖走,很多艺龙客户都会收到这样一条短信:“携程个个酒店都比艺龙便宜10%”。

  后来梁建章评价当时携程的状态称:“并非某一个人的问题,而是整个公司的系统问题,大家都有一种虚假的优越感。”

  去哪儿野蛮占领机票搜索、艺龙侵蚀在线酒店预订、途家推出短租模式、同程在门票业务领域猛然崛起。本来看似不在一个战场的美团,也以无边界的为由悄悄杀进来。

  移动化的浪潮滚滚,嗅觉敏锐的人都看到了手中那一块小小的方形屏幕闪耀着创世之光,一切都在被推倒重建的前夜。

  2012年,艺龙尝到甜头越发强势,大肆掀起价格战,一开始范敏不接战吃闷亏。

  

抱怨着“用望远镜也看不到第二名

  携程四君子之一的沈南鹏分别成了这两家公司的独立董事和股东,再加上后来被收购的去哪儿,从此OTA战场基本上被携程一扫而空

  彼时梁建章35岁,就尝到了“无敌是多么寂寞”,并且对外毫不掩饰的向外表达出自己的这种想法。

  可梁建章不这么想,他似乎痴迷于电影中的英雄轨迹,在拯救了世界之后,一定要归隐,才能寻求到生活的真谛。亦或者,他陷入了人性中的一个悖论,明明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就够了,但欲求不满,喜新厌旧亦是人之本性,他偏偏要将两件事情都做到极致。

  艺龙CEO崔广福叫苦不迭,但还是嘴硬说:“价格战不是由我们所决定,但我们也不惧怕……”。靠着卖门票偷偷壮大的同程,CEO吴志祥直言:“所有人的好日子都结束了”,“真担心有一天同程大厦变成携程大厦”。

  梁建章又退位了,从他手里接过携程接力棒的是孙洁,权利对他来说像是工具,用过了达到目的了,就放下。

  

  但2007年没有无边界的美团,BAT虽隐隐有巨头之势,但尚在稳固基本盘的阶段。此刻林立的巨头,你说不准第二天谁就是你的敌人,不过这是后话。

  捆绑销售、高价退改签、大数据杀熟等问题开始屡现,这些声讨中,普通用户的声音很快被淹没,偶有少数名人质疑能才得到携程的公开回应。

  于是梁建章单独拆除移动业务,许下超高的股权激励,鼓励员工内部创业,大肆投资移动创业公司然后带着携程的技术人员去考察,一大批携程系APP在市场上涌现。

  梁建章却不,第一招就是狠拼,召开董事会,宣布拿出5亿美金投入价格战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这个数字相当于携程2011年的总营收。当时梁建章气势磅礴,喊出口号:“他们不挣钱,携程少挣钱”。

 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同一个轮回之中,一边是以为收拾掉一波敌人,能安心退隐归去的梁建章,一边则是无论到了什么层级,永远有竞争和麻烦,不能安稳的携程。

  携程规模虽然更庞大,但对手也变了,阿里飞猪、美团酒旅,即便孙洁兼顾梁建章的本事,恐怕也很难砍瓜切菜一样将这两家利落的收拾掉,与巨头的战争注定是长期的、全方位的、竞争与合作全面展开的状态。

  此刻坐在帘子后面的梁建章应该明白了,携程不是阿里,马老师能够云游天下,潇洒自得,一是阿里足够大,二是阿里有卓绝的逍遥子。

  本来梁建章归来后,携程合纵连横,并购加投资,放眼一望OTA界没有对手。但是阿里培养了一只猪,号称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旅行生意”,王兴的美团酒旅亦称“间夜量”已经超过了携程,站稳在携程体系之外的另一片阵地。

  梁建章从上海开车过来,吴志祥叫手下人安排离高速最近的酒店。梁建章到了发现是苏州维景酒店吓一跳,因为与艺龙的谈判是在北京维景酒店。刚和崔广福结成同盟,吴志祥底气十足,质问携程:“我说你们要不要再打?再打明天的票就不能从我们这儿走了,我们已经跟艺龙合作了”。

  中国互联网有个定律叫“永远不要叫醒沉睡的巨人”,百度、腾讯都被好战的360叫醒。当这两个巨人被360挠醒之后,虽然360依然坚强的存活了下来,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滋味大约只有老周自己知晓。

  梁博士还是难以隐退,每每当梁建章想要刀兵入库,马放南山时,携程总有危机,安逸不得。但互联网哪有什么永远的避风港,无论什么层次,想要超脱竞争之外,唯有灭亡。

  梁建章知道携程面临的诟病,他虽不在其位,但心在其上。这种结果亦早有预测,去携大战完结时,梁建章对媒体说:携程发展速度比以前快很多,烧钱也很猛,但本身是上市公司,有盈利压力,这两方面平衡比较困难。

  范敏儒雅有余,狼性却不足,本来欲带领携程转型,投资线下酒店和旅行社。但信奉鼠标加水泥的携程,光顾着发展水泥,鼠标却点不动了,臃肿不堪,像座金玉其外的养老院。

  孙洁则没那么幸运了,当时她没想到,自己这个CEO,竟然顺带着肩负“背锅侠”的重任。虽然孙洁口口声声要以用户为中心,但用户一直在投诉、孙洁一直在道歉、而携程和股东们一直在赚钱。孙洁其实挺难的,本来以为格局稳固的携程静待其发展即可,但没想到是一个烫手的山芋。

  2007年时,携程雄霸OTA56%的市场份额,排名第二的艺龙仅仅只有18%。梁建章站在顶峰,像个孤傲的将军,抱怨着“用望远镜也看不到第二名,好无聊。”

  2010年,刚刚扭亏的艺龙在网上挂出了“比携程贵就赔3倍差价”的公示;2011年携程12周年庆时,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竟然跑到携程总部楼里各个办公室里挖人,还在微博上炫耀“收获颇丰”。

  从去年以来,携程在手,说揍就揍“是社交平台的政治正确。明星韩雪炮轰捆绑销售;“退票门”被深圳消协彻底调查狠狠打脸了死不赖账的携程;机票搭售事件舆论发酵;携程亲子园虐童引发众怒......”

  今年4月初,王志安出门时在携程上订到了一家脏乱差的酒店,价格昂贵,一晚750元,但内部标准却比不上一家快捷酒店。

  除了“携程亲子园”光速道歉之外,其他的被吐槽、投诉,携程向来不认。其态度像极了“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可天下人负我”的曹操,对于自己错误:知错、改错、就是绝不认错。曹操虽被骂至今却不免让人拍案叫绝。

  随后王局连续发博抨击,并称拿到了携程后台竞价排名的证据,要通过消费者惩罚的方式让OTA行业修改游戏规则。不过最后王志安话锋一转:“只要携程的梁老板愿意接受采访,王局愿意开诚布公给携程解释的机会。”

  所以舆论的发酵可以靠时间躲过,不认错的霸气尽皆需建立在实力上。竞争不行。但无论是曹操还是携程,

  联盟瓦解,携程加紧攻势,季琦的汉庭宣布从艺龙下架,在与携程的的价格战之中,艺龙本就连续亏损了5个季度,同程倒戈之后,艺龙已然独木难支,被携程联手铂涛集团收购。

  吴志祥很诧异,但却着实无法拒绝,和携程合作一定能生,和艺龙合作死战却不一定。当天晚上,吴志祥主动给崔广福发了短信,称同程“根据自身战略选择了业务合作伙伴和资本合作伙伴”,并强调这是“意外”。

  

抱怨着“用望远镜也看不到第二名